無朝,菊便死

頭貼:
朝菊ログ
Pixiv ID: 59825755
Member: おきの

頭部背景:twitter@jirujiaru8261

APH:朝菊、卢湾、伊双;
刀劍亂舞:山姥切国广x女审神者。

目前深坑【朝菊】&【卢西安诺x湾】。
渣渣文手,总在妄想能搭讪到大手或转职成画手

【島國】舞蹈

  日本遲疑地看著眼前朝他伸出的手,不確定該接受或拒絕,儘管在這私人場合中他可以依照自己的想法行事,他也不願直接冒犯對方。

  英國人的雙眼仍停在他身上,這點讓他緊張得難以呼吸,氧氣被對方逐漸抽離的錯覺使他險些站不穩,英國忽略他垂放在腿邊的手,一跨出一步輕輕接住要跌下的他。

  「英國先生!您這是在做什麼……!」

  被他喊道的人眨眨眼不以為意,反倒露出微笑並扶好他為了推開自己而踉蹌的身軀。

  「我在幫助友人。」英國收回放置在日本背上的手,往後退一步。

  東洋男子混亂得手足無措,任憑打結的毛線在他腦中不斷滾織成一團糟。

  「在下沒事,您不需如此麻煩……」

  「咳、別誤...

【APH】我以为没有他,我活不下去【北米双子】

  阿尔弗雷德和马修他们是兄弟。
  我想这是任何人都能看出来的事实,假使你有双眼的话。

  我曾经和他们在一场科学研究中合作过,明明是双胞胎表现得却是大相径庭,说来也是有趣。
  在那个合作中身为兄长的马修总是会带着说教的口吻,对着思考不断横冲直撞的阿尔弗叨念,那次合作挺愉快的,研究发表也顺利完成。
  合作结束后,手机里那两个躺着的名单也好阵子没再联系了。

  某天在我们当初常待的咖啡厅再次碰面,这次只有阿尔弗一人,他依旧带着笑容与我热情打招呼,我点了杯柳橙汁就坐到他面前。

  「嗨、好久不见。」
  「好久不见,这阵子还好吧?」

  我以为这只是很普通的问句,呃、或许……
  在他露出仿佛...

【APH】朝菊

有时候他总觉得他的恋人相当有控制欲和占有欲,拿个挑选衣服举例吧。那人会在他看上的衣服做各种评断与批评,把一件服装数落得没有半点好处,然后他就会放弃,进而转移目标,直到那毒舌跳出一句「我觉得这还差不多了点,不过也没说有好到哪去喔!」他才心满意足的带着去结账。

多亏男子的多事,他衣柜一打开便是满满的红蓝白,各自拥有一小块天地,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他热爱国旗到如此境界——把国旗色塞满衣柜,菊真是爱国旗!不、不要误会,这全是亚瑟先生的主意啊……

头痛之外,他也倍感无奈,但还有的是对于这样表达自己情感的人涌现的暖意。只是他要澄清,他绝对没有什么特殊性癖,是单纯对这种举动感到开心——想理解这两个人的思绪...

【帝国岛国】

🎤摸鱼摸到美人鱼~♪♪

   
    房间传来了小孩与成人的说笑声,本田菊自径推开柯克兰宅邸的大门后,冷着一张脸踹了无辜的沙发,身上还未擦干的水珠滴落在各处,从大门到客厅中央,他自顾自的坐下并解开衬衫钮扣,试图把几乎黏在身上的衣物脱下。

  没多久从走廊响起轻快的脚步声,和幼童甜腻的叫唤。
  「菊——」基于不想让手指弄脏的想法,被叫唤的人正在跟纠结在一块鞋带奋斗,一面抬眼看向堆起满面笑容的阿尔弗雷德。
  「嗯,柯克兰先生呢?」直接向小小年纪的人问道,而后又重新回到手中的线上。
  「亚瑟他——」哇地,随着阿尔弗雷德被捞起发出的声音,取而代之的是更加低沉的男声。
 
  「瞧瞧你。」

  ...

2017.8.17

  这是一个关于同盟破弃、活在过去、沉溺自我的本田菊的故事。

  一个他漫长时间中的小小故事。

 


  大梦初醒,自被褥坐起的本田菊流着满身大汗,急喘的吐息说明他才刚做了恶梦,还是最糟糕的那种。

  摸着发尾被浸湿的部分,平复心跳的同时也不停思考梦里头的男子所说的话——

  那是在条约签订时,亲耳听见的,过于伤人的事实。


  「至少我们还是朋友啊。」


  啊、对那个男人来说国家是仅次于女王的,理所当然会优先考虑这些事情。

  但对于尚且刚了解国际局势的他而言,就像是孩子般无法接受吧。

  所以才会又梦见这些吗……低喃着,目光一面移到隐约透着光亮的纸拉门上,突发奇想...

2017.8.15

  广播放送的声音宣告一个和平的世界即将来临,全世界将进入另一个黎明时期,大日本帝国的终战宣告带来的影响,不仅是一个犹如地狱的战争过去,更带来人民期盼的平稳生活。

  本田菊无心再去听战败者刻意绕圈子的倔强发言,半躺在病床上两眼无神的望着窗外被风吹动的绿叶,正值八月中的这个夏天,令人倍感不甘与屈辱的情绪在发酵蔓延,像是要侵蚀全身的麻痹感,连同身上所受的伤一起啃蚀身心。

  阳光洒落在枝顶的黄混合着树叶本身具有的绿,刺的菊眼睛不得不眯起来,他无法确切知道是因为眼睛开始感到酸涩,抑或是不能抑止的悲伤驱使,堆积在眼角的热度仿佛有人性的坚持不肯落下,他伸手用病服的袖口擦去泪水。

  辛苦建构出的...

给小戒指的生日图🎉🎉🎉🎉
虽然过了欸嘿

嗚嗚嗚激动的我必须转发!!!!

今天三餐吃點心!:

17/07/15

【APH 盧西灣】

很喜歡日常感重的梗,淡淡的卻細水長流的甜

想梗的時候覺得很美好,然而畫出來後卻覺得好雷


((膜拜奶茶大教主

【朝菊】Takara Kyo【跨界作品】

阅览注意:

跨作品跨世界观磨出来的脑洞(APH+ バンドやろうぜ! )

有关国家与国家的性(R-15)与孩子无缘故诞生等地雷描述

国家对彼此间的称呼,因场面不同而有所改变请注意

不确定会不会被查水表,我还是乖乖说个

和三次元一切真实存在事务完全没有关系!!!!




  日本的国庆日,就一般人来说也能算是生日。总之在早上陪同天皇过完国庆日后,作为国家和朋友的那群人吵吵闹闹的帮日本办了生日派对,本该醉的寿星在派对上只喝了几杯酒就不再去凑热闹,他待在一旁看着众人闹哄哄的画面,要是国民们知道他们敬重的祖国私下是这副模样……噢、搞不好大家其实习以为常也说不定。...

【朝菊】生日

英诞贺文之我不配←

男子身上的味道实在香到他不能遏止自己舌头轻舔嘴唇的冲动,也许这是猎物自己在诱惑猎人的举动。他多想了,明明不是什么狼啊狗的,发出什么可笑的味道吸引异性注意自己,再说他们都是同性耶,这单纯只是菊洗发精的味道是他常用的那罐产生的错觉罢了。
他轻摇头否定了潜意识来自本能的想法。那对菊是种抱歉,更是……一种愧疚。他无法形容这样想直接把人衣服脱了扔去床上,却认为在实行后很对不起他的感觉是什么,于是把注意力放到眼前的书法教学上。
不过要说他们什么关系都没有,只是朋友绝对是在说谎,哪有人会大半夜在朋友家里,靠得几乎要没空隙的手把手教学?他们何止朋友,更是能同床共枕的恋人啊。
亚瑟想到这里不禁笑了,...

© 無朝,菊便死 | Powered by LOFTER